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月的博客

淡然处世,坦诚做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见到此故事的人有福  

2016-05-06 21:30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果不习惯原文,可以直接翻到后面阅读白话解说


明沂州王用予。为人厚重简默。素奉文昌最谨。与里中结社。每岁元旦。轮建醮坛。祈福于云中山顶之文帝行宫。社中俞麟者。以孝谨称。远近皆负笈相从。又郁从周者。姿伟气俊。议论风生。下笔千言立就。里中推服二子。


正统辛酉元旦。用予先期赴宫宿坛。梦帝君升殿。天下城隍汇报乡试榜册。一朝冠绛服神。抱大册。送帝君签押。用予潜问抱册神曰。本省榜中。有王用予及俞麟郁从周否。曰无。少顷诸城隍神退候。绛服神抱册入殿。跪陈几前。帝君一一批阅。每名下书一押。亦有踌躇不下笔者。良久。绛服神发册宣谕云。仍付各省城隍。速查阴德之家。仁厚之子。报名以换榜中未押者。


用予隐身柱下。忽闻殿内传呼王用予入见。用予匍匐阶下。召进几前。帝君曰。功名事。为天曹秘录。未可轻泄。因汝至诚。十余年如一日。故召汝析之。汝祖父甚朴谨。自食其力。从无负人。已注尔前榜乡科。彰传家忠厚之报。因汝平生遇神佛稽首。但默求功名如意。及妻杨氏病痊。白头相保。孀母在堂。并未祈佑一语。以此降尔两科。中在下榜五十三名。汝宜改行。毋更触天心也。用予叩头谢罪。帝君又曰。同社周吉。今科本省解元也。时社中惟吉最恂。而文字复不胜诸人。闻之不胜愕然。


因叩问中元之故。帝君曰。周吉父祖俱为士。从无一字入公门。从不奸淫一妇女。相沿三代。未尝形人一短。暴人一恶。且其曾祖作百忍说以劝人。感化者多。故其父子祖孙。以简静基福者。六十余年。最上阴德。人皆不知。上帝克嘉。注昌三代。今吉发元。特福泽之肇端耳。用予复叩首云。同社俞麟。郁从周。未审发科第否。帝君检阅太原士子册。色若不怿云


俞麟应得一科。因事亲腹诽。且溪刻论人。不近情理。而妄以君子自命。故黜其科。使其穷年潦倒诸生间矣。用予请问。何谓腹诽。帝君曰。彼于父母。言语举动。心辄不然。但勉强不露声色。浮沉顺之。真性日离。伪以相与。是事亲如路人矣。假行窃名。最撄神怒。故尔罚之。至郁从周。生畀异才。二十六成进士。三十余应迁中丞。四十五晋大司空。兼领司农司寇诸印。五十四以少保致士。至六十九岁善终。缘自十七岁为诸生后。恃才傲物。谐虐讥弹。语多凑巧。冥司录其轻薄口过。已满二千四百七十余条。上帝震怒。注于阴恶籍中。悉除所有。倘不知悔过。溢三千条。将夺其寿算矣。将录其子孙入丐籍矣。


伤天地之和。犯神明之忌。莫此为甚。故其罪与杀生邪淫等。尔辈慎之。良久。又谕云。淫杀口过。丝粟有报。不待言矣。但淫杀二业。自爱者。犹知禁戒。至于口头讪笑。随意讥弹。诛隐贼心。习矣不察。究至言貌心胸。尽成轻薄。鬼神悉记。凶恶相随。向来福泽胎元。顿易为贫穷躯壳。可惜可惧。汝当广劝世人。鉴兹为戒。毋烦吾签榜时。大费踌躇也。用予再拜而退。晨钟惊寤。鸡三唱矣。遂叩谢而援笔记之。及秋榜开时。周吉果冠一省。用予因布此告世云。

白话解说


  中国明朝时期,沂(yí)州(今山西省内)一个读书人,名叫王用予,为人忠厚、稳重,不多言,人品很好,平常尊奉文昌帝君非常恭敬、谨慎。(文昌帝君是汉族民间和道教尊奉的掌管士人功名禄位之神,也称文昌星、文曲星等,参考阅读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)。


  王用予与同乡的一些读书人建立一个文昌社,每年元旦,即大年初一时,他们轮流启建祭神的神坛来祭奠文昌帝君,在云中山顶建祭神的坛来祈福,山上有一个文昌帝的行宫,就是文帝庙。 


  文昌社里有一个叫俞麟的人,以孝谨著称,大家看他都是很孝顺父母,而且为人很谨慎,不多言、不妄行。周围很多读书人都仰慕俞麟的孝道和严谨的风范,于是都来跟他学习。(可见得俞麟的品德名声都被大家赞扬)。另外还有一个人,叫郁从周,英俊潇洒,博学多才,谈起道理来,倾倒一片,令人折服,而且文学水平也相当厉害,整个乡里人都非常敬佩这两个人。


  明英宗正统年,大年初一,王用予按照惯例,要到云中山顶文帝庙去建坛祈福,当天在庙里住下,结果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见文昌帝君升殿(就是古时候皇帝上朝这种形式),他看到所有的城隍爷(城隍是主管一个地方城池的神),都来到帝君殿下,准备汇报考乡试中榜的人名单,又看到其中有一个绛服神(穿红色官服的神),抱着一大捆册子,里面全是乡试要中榜的名单,准备交给文昌帝君最后来做决定。


  于是王用予就偷偷地来问抱册子的绛服神说,这册子里头,你知不知道我们本省(就是山西省),在乡试榜册里面,有没有我王用予,还有俞麟、郁从周?结果绛服神回答,没有。


  等各城隍爷呈报完毕后,绛服神把那一大捆册子交给文昌帝君审阅,结果只见文昌帝君在有些名单下面一一打押(就是确认),而在有的名单下停留很久,犹豫不决,审阅完毕,绛服神开始宣布,命所有城隍爷,速速去查实,哪些家庭有阴德,哪些家里的孩子是仁厚之子,为人仁慈厚道,把这些人名单赶紧报上来。原来在已有的榜册里头,很多名字文昌帝君没有画押,就是他们没有资格上榜,要替换,就再去找这些阴德之家、仁厚之子来补上这个名册。


  此时王用予正躲在柱子旁边偷看,忽然听到有人呼叫:王用予入见,要面见帝君,于是他很敬畏,爬到帝君案前,帝君对他说,功名这种事情,属于上天秘密档案,不能公开,但因你有至诚心供奉帝君,十年如一日,所以把你叫来,给你仔细分析。(实际上就是帝君给他特别的慈悲教诲、提醒)。


  你的祖父为人很朴实、很谨严,人品厚道,没有做过亏心事,所以帝君已经批注了,把你定为此次乡试中榜的前面几名,就是属於高中,以此来表彰你家里『传家忠厚之报』。可惜你自己不争气,你信神信佛,只为自己求,求自

己功成名就,求妻子病好,与你白头偕老,可是你寡母在堂,从来没有给你母亲求过福,本来你该中上榜名列前茅,因为这种自私心,现在给你降了两科,只能中下榜五十三名。于是帝君告诫他,要修改言行,要修德行善,仁心才能

得好报,不要再触怒天心了。王用予非常感恩,叩首谢罪,幸亏早日告诫,要不然下榜都没有了。


  帝君又说,你们文昌社有个叫周吉的人,是山西省这一次考试的第一名。王用予听了非常惊讶,因为周吉这个人,在社里最温顺,对人对事很恭敬,但是他的文章并不算很好,其水平都在其他书生之下,于是叩首问是什么原因。

帝君曰:周吉的父亲、祖父都是读书人,但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打过官司、没有诉讼、没有代人写状纸,而且从来不奸淫妇女,没有做过亏心事,从祖父到他三代了,都未尝形人一短、暴人一恶,且他的曾祖,还作过『百忍说』这篇文

以劝人,这都是积大阴德。上帝已嘉奖,令其三代隆盛,此次周吉中第一,只是他们家隆盛的开始。王用予这才恍然明白。


  于是又叩首再问,那同社的俞麟和郁从周,该不该上榜呢?(就是该不该中榜)


  结果帝君查阅过后,脸色不愉快,说:俞麟,本来该考中的,但是他表面孝顺父母,实际心里诽谤父母,对父母不恭敬,并且与人交往,尖酸刻薄,不近情理,还自认为有德有才,因此折福,本该中,而现在被罢免了,并且还会

穷年潦倒,无福可享了。


  至于郁从周。天生奇才。本该二十六岁中进士。三十余岁升为中丞(一个高官职位)。四十五晋升大司空(也是高官职位,比中丞要大)。兼领司农司寇诸印。五十四以少保致仕(天子的老师)。至六十九岁善终。(可见的此人一生,位高权重,大富大贵)。可是,自从他十七岁考入秀才以后,傲慢,讥讽,调侃,尖酸刻薄,挖苦人,阴间已有的记录,已满二千四百七十多条口过,上帝震怒,把他所有福寿都除掉了,而其子孙将来沦落乞丐。


  梦醒后,王用予把梦里这些都记录下来,等到秋季开榜,而周吉果然如梦中帝君所言,中榜第一名,于是他谨记帝君的告诫,把这个故事写出来,劝导世人。


  看完这个故事,有几多敬畏,返观自己,惭愧至极,无知自己的命运,而行住坐卧,心行不善,还浑然不觉,不知折福折寿有多少,哎。。。


  信者有福,能真正改过迁善者,有大福,常言道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而《易》经中所说: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既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实在是至真之理。宋司马温公说:积金以遗子孙,子孙未必能守,积书以

遗子孙,子孙未必能读,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,子孙必有受其报者。仔细看看今天的人们,阴德何在,值得审视


  原文更精彩,宜反复阅读,谨慎思考,古语云:善不积不足以成名,恶不积不足以灭身。《诗》经上说:天作孽,犹可违,自作孽,不可活。值得审慎思考。


  此故事摘录自《感应篇汇编》,另推荐阅读《了凡四训》《俞净意公遇灶神记》《太上感应篇》等文籍。


  愿有见闻者,转劝以告诫世人,也是积大阴德于子孙,功德可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